告香港人全民抗命書

今天眼見的光明大路,都是前人鋪設出來。過去一個星期香港市民抗命不認命的英勇行動,是一班抗爭路上前輩打出來的基礎。由去維園集會會被扑頭,30年來多少透過抗爭將言論和權利的空間打出來。香港人對自主命運的渴望和決心在過去一星期展現出來,亦是悠關社區、基層、政制內外由老前輩培養的覺醒。站在台上的社運前輩,有誰不曾因抗爭而公民抗命,因抗爭被捕?到今日,歷史接上軌了。

學界於這場運動中已經付出了很多:今年兩月,學聯發起學界公投,約一萬五千名同學投票,堅持公民提名以及普及而平等的提名委員會。在民間公投中,面對建制派不斷抹黑,依然有70萬名市民投票支持公民提名必不可少。在今年七一遊行後,我們發起留守遮打道的行動,掀起第一波公民抗命,數千名參與者成功留守遮打道到7月2日朝早,511名示威者被捕。

然而,這一切一切,都改變不了獨裁政權的本質。8月31,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決議,就政改作出以下決定:

1)提委會沿用上屆選委會方式組成,即由四大界別小圈子産生1200人特權階級

2)每名候選人均須獲得提名委員會全體委員半數以上的支持,即提委會少數派也失去提名權。在該制度下,梁家傑、何俊仁將不能出閘。

人大常委會決議完全漠視香港人的訴求,為真普選全面落閘,三十年來的民主夢碎。然而,學生沒有失去希望,更加沒有認命。於9月22日,超過一萬三千名學生參與罷課集會,向假普選說不。9月25日,四千名市民參與未經批准的遊行,走到禮賓府緝拿梁振英,是回歸後最大型的公民抗命行動。9月26日,面對校長、家長以及社會的壓力下,一千五百名中學生依然參與罷課行動,要求人大開閘。9月26日晚,我們發起「重奪公民廣場」運動,數千名市民通宵包圍公民廣場,要求奪回屬於自己的地方。

學生由商討、公投,至示威、遊行,繼而抗命、佔領,已經鼓動了風潮,造成抗命的時勢。但是,學生罷課,終究難以立即令當權者的秩序癱瘓。單靠學生的力量,亦不足以推倒高牆。我們發起罷課,是為了掀起社會各界的不合作運動,我們現在期望,所有香港人都能站出來,全民抗命,令當權者不得不低頭,重奪屬於我們的香港。

所以我呼求所有香港還未熄滅的靈魂參與這場鬥爭,負起時代的責任。請不要只說「支持學生」、「守護孩子」的口號。如果你還愛這個地方,為自己而戰!不要再聲援別人,自己走進戰場吧!今次的運動需要全民一同抗命。希望在於人民,改變始於抗命,運動成敗,就在我們每一個人的參與!現在,就是社界各界攜手推翻高牆的時候!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

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