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做政改的工作,時間表是重要的,因為目標就是希望在二○一七年可以達致普選行政長官。但是我們也是務實的官員,如果明知道現在的社會氣氛並不利於我們進行第二輪的諮詢,也不利於我們可以將社會的意見綜合反映在具體的方案當中,我想我覺得將它暫時放緩一點,對於事態發展是有利的。換句話說,對於我們後續的工作,也有幫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