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長,其實現時集會人士要求的不單只是延後諮詢,其實他們是不滿人大的決定。其實,你覺得如果只是延後諮詢,可不可以化解到外面那場行動呢?還有,你有沒有想過辭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