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過去都多番說過,我們十分願意聆聽社會上各個方面的聲音,最重要的就是在一個有建設性、理性、和平的前提下,如果前提是說要推翻人大作的決定的話,我本人和特區政府都無權力去脫離人大常委會的決定來執行香港的政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