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說說的,就是在公眾活動裏面會否對其他公眾人士造成嚴重影響的關鍵,往往就是在參與這些公眾活動的人士能否以一個合法、和平、有秩序的方式來進行相關的活動,包括剛才這位記者朋友說的,所謂野貓式的示威行動。
香港是一個崇尚奉公守法的社會,如果大家留意一下數字,我們過去幾年,每年都是以千計的這些公眾活動,絕大部分的參與人士都能夠用合法、和平、有秩序的方式進行這些活動。我亦呼籲現時在現場的人士亦考慮這一點,同樣以一個合法、和平、有秩序的方式來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