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政改諮詢首輪的工作裏面,其實最重要的就是要找到有一條路,可以讓我們落實在二○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在該五個月的諮詢期,以至我們後期做了的公眾諮詢報告,我們如實地把在香港聽到的意見向中央反映。
其中有一些比較普遍,大家都認同的意見,就是大家真的很希望在二○一七年可以普選行政長官。大家亦接受,要普選行政長官必須按《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 會的規定來做。大家亦基本上認同,這一位行政長官是需要獲得中央信任,是一位愛國愛港的人士。但去到其他的議題,我們並沒有刻意去隱瞞,甚至我們是清楚地 在公眾(諮詢)報告說,就是我們收到的意見是相當不同,亦有一定的紛紜。我相信全國人大常委會在考慮了這些意見之後就作了一個決定,就覑一些核心的議題, 它要作一個清晰明確的決定,有利於我們下一階段可以求同存異,凝聚共識,然後達致二○一七年的普選行政長官。這個亦是我們今日的立場,我們會努力在下一階 段的諮詢工作去循覑這個方向來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