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重要最重要的就是我們願 意與任何人傾,但前提是甚麼呢?就是真的可以讓香港的政制能夠向前走,讓香港可以在二○一七年開始有一人一票普選行政長官這個方式。任何人如果提出,他們 說要傾的前提就是要撤銷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我相信這個並不符合《基本法》,不符合香港的憲制安排,似乎亦不會為任何人帶來一個有建設性的結果。